人民网强国论坛独家专访北大退出IEEE教授

充值送2彩金-雷火电竞

2019年05月30日20:32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新闻背景:5月29日,一则网传为IEEE发布的邮件被曝光,邮件中禁止华为员工作为旗下期刊杂志的编辑和审稿人。据悉,IEEE为全球性非营利性跨国学术组织,致力于电子、电气、计算机、通信等领域的科研,具有较大影响力;旗下有《IEEE Transaction》、《IEEE Magazine》等众多学术期刊杂志等。而华为有多位研究人员在该机构担任学术职务。

当日下午,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张海霞在其研究室官网公号AliceWonderlab发布声明,申请退出IEEE期刊编委会。同时,公布了写给IEEE候任主席的一封公开信。张海霞在信中表示, IEEE下令禁止华为专家参与期刊审稿一事远远超出了一个可以接受学术人的底线,“作为IEEE的会员和期刊编委,我申请退出我所在的两个IEEE期刊的编委会。”

人民网北京5月30日电(记者白真智 彭心韫)今天,昨日宣布退出IEEE的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张海霞接受人民网强国论坛独家专访。她表示,我抗议的是给科学戴上有色眼镜的行为,不管所涉企业是不是华为,我都会抗议到底。我想对影响IEEE决策的力量说,政治走开。

“胁迫科学不可忍受。”

强国论坛:您想通过退出IEEE会员和期刊编委的举动来表达什么?

张海霞:胁迫科学、恐吓科学,不可忍受。

IEEE人为地对编辑和审稿人的身份作出非科学性的设限,这是违背了科学精神的愚蠢行为,侮辱了所有参与IEEE的科学家。

我已经加入IEEE超过20年,非常深入地参与IEEE的诸多工作,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国际性学术协会,我接触的科学家都是非常专业的,我也介绍了许多我的学生加入IEEE。我认为学术就必须得是学术,如果学术不是学术,而每天被别人控制、绑架、要挟,那就是对学术的侮辱。我认为IEEE对审稿人的筛选标准应是也只应是其科研水平和专业性,而非其单位、身份、国籍等外在因素。

强国论坛:您的同行、同事对您的退出决定是什么态度?

张海霞:这两天我收到了很多反馈。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多个国家的同行都与我的看法一致。大家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用科学的态度去解决科学问题是大家的共同底线。

我写的公开信也发给了IEEE候任主席,来自日本的福田敏南教授。他表示,首先他对IEEE的这个决定毫不知情,第二他感到非常震惊,他表示上任后会继续努力推进改革,绝对不让学术与政治挂钩,这太有损学术的公平性和学术的声誉。我认为他的观点代表了一个真正的科学家应具备的理性的声音——科学不应受到任何压迫和胁迫。

“尽管IEEE的做法不独立,但科学家们应作出独立判断。”

强国论坛:您希望您的退出决定影响其他更多的科学家吗?还是您只代表您自己?

张海霞:我只代表我自己,这也是我在我声明里反复强调的。我只代表我自己,不代表任何其他的组织和机构。同时,我也不希望我的决定影响其他任何人的判断。

任何一个从事科研工作的人,任何一个训练有素的科学家,都必须具备独立判断能力。尽管IEEE的做法不独立,但科学家们应作出独立判断。即使他愿意去做和我一样的事情,也必须来自他自己独立的判断,不能因为风怎么吹,就怎么做。

我对我所有的学生和同事们说,尽管大家都在讨论这个事情,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受到任何的影响,因为你是个专业人士,你的判断,你在做什么,都要负起责任。

(张海霞在师生联络群中,发表了一段话:做事:专业敬业乐业,职业化而不是政治化;做人:友善开放包容,爱国也尊重不同文化;横批:四海为家 崔泽昊/摄

“胁迫之恶还会走向何方?”

强国论坛:政治干预学术的问题将给国际学术发展和全世界的科学家带来哪些危害性后果?

张海霞:IEEE目前拥有40多万名会员,遍布160多个国家,在太空、计算机、等领域已制定了900多个行业标准,它的信誉和影响力建立起来谈何容易。全世界的科学家本可以在IEEE内公平、公正、客观、开放地去交流学术问题,而今天,突然发现这个梦是个噩梦。让我们这些科学家震惊,更让青年科研者们恐慌,究竟这份胁迫之恶还会走向何方?

不仅IEEE,近期有多个国际组织都因胁迫而作出了一些令世界震惊的决定,我强烈抗议这样的趋势。科学难道还要夹杂个人因素、学校因素、地区因素、国家因素,甚至夹杂东方因素、西方因素?科学还是科学吗?

强国论坛:今天(30日)上午,IEEE标准协会唯一中国籍董事袁昱对媒体表示“邮件并未禁止华为员工作为旗下期刊杂志的编辑和审稿人。华为可以继续参加IEEE的学术会议,仅仅是不能参与审阅未公开的学术论文稿件。与大众的认知相反,IEEE是在尽最大努力帮助和保护华为与IEEE的合作关系。” 您如何看待他的观点?

张海霞:我认为,作为IEEE的员工,袁昱博士发表这样的观点是称职的,事实也证明他在为遏制IEEE被胁迫而作出伤害科学精神的行为做着努力。但我认为这只是止损,他在努力将损害减到最小。对我来说,我不是IEEE的雇员,我是它的会员,我贡献着我作为科学家的专业客观的学术判断,而当我认为IEEE已经侵犯到了我的学术专业性和学术自由时,我必须退出,因为大家的科学观已经背道而驰。

每一位科学家的专业操守是经过考验的,不是轻而易举建立起来的,而这样的一条禁令冒然地发布了,明显地侵犯了所有科学家的正常权益,妨碍了科学家正常的工作。难道我以后在编委会里工作时,要先去问一问,你是华为的吗?你来自哪里?黑吗?白吗?长得漂亮吗?这些,有意义吗?

“我抗议的是有色眼镜,即使不是华为,也会抗议到底。”

强国论坛:如果让您对影响IEEE作出这个决定的那些力量说一句话,您希望说什么?

张海霞:让政治走开。

简简单单,让学术归学术,政治归政治,一起玩是互相伤害。

科学问题,是客观的、技术的问题,要用科学的手段去解决。用政治胁迫经济、胁迫学术,伤害的不只是某一个国家,而是全世界。

我抗议的是给科学戴上有色眼镜的行为,不管所涉企业是不是华为,我都会抗议到底。 

(责编:彭心韫、王喆)